AD
首页?>?美食 > 正文

色情直播涉案亿元 ? ?已被警方查获

[2019-11-01 15:37:54]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法律法规网消息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网红已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近日警方查获一起淫秽视频传播谋利团伙,真是太吓人了,涉案金额高的惊人!一起来看具体报道!一个手机APP背后隐藏着一条利用淫秽视频传播谋利的利益链——短短一年内即拥有350多万观看会员,涉案金额超过2.5亿元。9月19日,澎湃新闻浙江嘉兴警方获悉,当地警方日前成功破获一起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与公安部联合督办的特大跨境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

  法律法规网消息 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网红已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近日警方查获一起淫秽视频传播谋利团伙,真是太吓人了,涉案金额高的惊人!一起来看具体报道!

  一个手机APP背后隐藏着一条利用淫秽视频传播谋利的利益链——短短一年内即拥有350多万观看会员,涉案金额超过2.5亿元。

  9月19日,澎湃新闻浙江嘉兴警方获悉,当地警方日前成功破获一起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与公安部联合督办的特大跨境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一个特大跨境淫秽物品传播团伙被摧毁。

  据警方不完全统计,截至案发,犯罪团伙已利用网络平台成功发展代理1.6万余名,观看的所谓会员350多万,涉案资金超2.5亿元,是目前全国范围内公安机关已破获的最大色情直播聚合平台。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警方已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200余名,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62名,扣押手机、电脑等作案工具240余件,远程勘验境外服务器20余台,固定电子数据1.5TB。目前,案件的具体情况仍在警方进一步调查深挖中。

  据介绍,2018年3月,嘉兴市公安机关网警部门在工作中发现,一款名为"Max"的手机APP软件,聚合了110多个淫秽色情直播平台,存储1.8万余部淫秽色情视频,通过层层发展代理、招揽用户购买会员卡密(类似于手机充值卡)的方式非法牟利。会员在直播模块中可观看上百个淫秽色情平台的直播表演,也可以点播淫秽色情视频,案件涉及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

  经向浙江省公安厅、公安部汇报,嘉兴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对这个跨省传播淫秽物品团伙开展侦查。

  经查,一个特大跨境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团伙开始浮出水面。自2017年8月以来,犯罪嫌疑人陈某(男,37岁,福建厦门人)伙同周某、郭某等人,通过在境外架设服务器,自行开发APP接入淫秽色情直播源等方式招揽会员,传播淫秽视频非法牟利犯罪。

  警方调查发现,陈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长期藏匿境外柬埔寨等地,通过操控境内总代理,无限发展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等,分销卡密从最初的单价6~7元,层层加价到20~40元,恶意传播淫秽色情APP,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4月12日,根据前期侦查掌握的情况,专案组出动312名警员分赴福建、上海、广东等20个省市,对首批国内代理人员进行收网,共抓获包括该平台国内总代理谢某(男,23岁,福建漳州人)在内的犯罪嫌疑人200余名,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44人,扣押电脑、手机等作案工具165件。

  首次收网后,由于案情重大,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专程派员到嘉兴听取案件侦办情况,公安部指定该案由浙江嘉兴管辖。随着侦查的深入,专案组最终锁定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活动的情况,8月24日,在公安部、浙江省公安厅统一协调指挥下,专案组境外工作组会同柬埔寨警方一举抓获淫秽色情平台老板陈某等犯罪嫌疑人18名,并悉数押解回国。

  网络直播高价挖人

  自网络直播兴起以来,各大直播平台就备受资本青睐。经过几年的发展,网络直播行业的格局已经形成。以斗鱼、虎牙为首的几大头部平台牢牢占据了大部分市场,而随着虎牙的成功上市,“中国游戏直播第一股”的诞生,虎牙风光无限。

  不过,在映客、斗鱼等平台的上市狂欢背后,一些直播从业者似乎忘记了直播行业乱象丛生的问题。近日一则关于网络主播因拒赔违约金而被拘留的消息,又引发了关于网络直播行业的争议。

  互挖墙脚成竞争常态

  媒体报道显示,此次被拘留的女主播“入江闪闪”原为触手TV人气颇高的主播。离开老东家之后,“入江闪闪”便跳槽到虎牙成为其平台主播。随着主播“入江闪闪”被拘留,网络舆论四起。

  “事实上,在网络直播行业,主播跳槽和平台帮助主播支付违约金都不是一件新鲜事。不过,因为违约金的事情被拘留,这在网络直播行业的确是首例。”从事网络主播经纪人行业的白讯(化名)对记者说,目前尚不清楚虎牙究竟有没有对“入江闪闪”的违约金作出赔付行为。

  在受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事件给整个网络直播行业敲响了警钟。长期出现的高价挖人乱象如果再不解决,或将成为网络直播行业未来发展的最大拦路虎,影响主流网络直播平台的后续发展。

  为什么这么说?白讯告诉记者,随着网络直播行业发展,主播与平台的关系正在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虽然主播目前依然还是直播平台最优质的资产,但平台需要把握好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关系平衡,一味抬高主播的方式将难以持续”。

  直播平台一直以来都非常倚重头部主播,因为能为平台带来丰厚的利润,这无疑是直播平台相互挖人的起因。

  在直播平台家常便饭式的挖人大战中,最受争议的一个话题莫过于主播跳槽后的天价违约金,这也是“入江闪闪”被拘留的问题所在。

  “一般情况下,粉丝不一定会在固定的平台观看直播,更多的是跟着自己喜欢的主播转换平台,以至于挖主播意味着挖用户,从而给平台带来华丽的业绩。”目前在北京经营主播经纪培训业务的胡云晓说,“一个主播的去留可能会带来300万至400万的下载量或者卸载量。而这些用户和下载量正是各大直播平台最看重的东西。与这样庞大的流量和下载量相比,主播动辄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签约费似乎也就稀松平常了。”

  不过,曾经看似顺理成章的事情,在各大平台疯狂挖角之下也开始出现变化。

  白讯告诉记者,过去,从其他平台挖到一个有影响力的主播,直播平台很快就可以获得大量用户,这直接诱发了平台高价挖人的行为。不过,由于各大平台挖人行为越来越频繁,主播身价只会提升很难下降,平台挖主播的成本也快速提升,由此也出现了很多主播的身价与效果不成正比的情况。“这样一来,高价挖人反而成为行业毒瘤,不仅加大平台的运营成本,还给主播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因为主播恶意跳槽这种行为并不值得提倡”。

  风光褪却尽是发展危机

  曾有资深业内人士透露:“一个直播平台想要培养好一名头部主播只需要搭上几百万元的市场费用即可,而相比之下,挖来一个竞争对手的头部主播,没有8位数肯定是下不来的。”

  “这样频繁的挖角无论是对平台还是对整个行业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恰如饮鸩止渴。”白讯说。

  “这个乱象必须要解决,未来直播行业真正比拼的还是良性竞争能力,要通过一些好的内容和主播留住活跃用户。”胡云晓说。

  而除了大平台之外,各种网络直播工作室(有的又称家族或者公会——记者注)也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试图分羹网络直播市场。

  “分两种,一种线上,一种线下。线上的工作室属于前期投资小、人员成本低,采取轻资产重数量的模式,更多的时候还需要靠一点忽悠才能够立足。这种工作室初期投资很小,基本上配置一部手机、一台电脑,让几个略懂直播或者爱好看直播的朋友帮忙转发朋友圈即可,主要业务来源靠朋友圈,类似微商的模式。”白讯说,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成本低、传播数量快、不分地域等。但是坏处也十分明显,工作室对主播或者经纪的掌控力度偏弱,“除非有死心塌地愿意跟着你的,不然很容易墙倒众人推”。

  至于线下的工作室,由于涉及办公场地、宽带成本、直播间装修、人员开支等,其初期投资不少。按照白讯的经验,最便宜的也需要30万元左右。不过,线下工作室的好处在于,利于本地主播面试,增加应聘主播的信心和归属感。“也利于平台的访问人员参观和考察,拿到更有利的平台优势资源等。短处则是,平时开销较大,资金链不够充分的时候会有流失主播的可能性,管理不善的情况下还会有主播之间勾心斗角抢房间的事情发生。”白讯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小平台要想活下去,也要靠各种套路。

  比如,看直播的人几乎都会发现,往往只有少部分主播的流量特别突出,而80%的主播流量很一般,甚至很惨淡。

  “这里面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便是很多平台都是由几个大公会捆绑而成。在一般情况下,公会做大了,主播培养的不错了,自然会去抱某个平台的大腿,平台也需要这样的公会帮忙进行内容输出和管理主播,所以也会自然而然地给这些公会更多的曝光和优待。甚至有些公会是在平台建立之初就已经达成合作关系,从平台公测开始就进入,随着平台的成长而慢慢越大。”胡云晓告诉记者,做平台是个烧钱的活儿,尤其对于那些小平台来说。小平台指的是那些无自我研发能力,靠购买成套代码继而改头换面做一个手机直播App的平台。为了吸引人气,这些小平台都会用给主播发放高额底薪的形式吸引公会和个人主播入驻。但是,平台也并不傻,花钱吸引主播来,主播也需要达到一定的时长才可以在月末拿到约定的底薪。这也就可以解释目前的一种现象——有些小平台明明人流量很低,但还是有家族入驻,并且主播的直播时长都很长。

为您推荐